您當前的位置> 大連新聞

人需要給自己重新開始的勇氣和機會

2020-06-30 00:20 大連晚報

  那天,晚,我接妻下班。坐在車裏扒拉手機,忽有男子敲車窗,問:“要不要烏梅?”見我錯愕,他很抱歉地説“打擾了”,而後離去。

  我呆坐在車裏,反味剛才那一刻。明亮的路燈下,男子拖着一個行李車,裝了兩個大紙箱,在馬路上躑躅前行。有路人經過,他主動搭腔:“要烏梅嗎?”一對情侶很慌張,急忙跑開。兩個青年從飯店裏出來,男子又迎上去:“要烏梅嗎?”青年粗暴揮手:“滾!”

  男子悻悻離開,又問了幾個路人,終究沒有人買他的東西。見他折回,我終於於心不忍,叫住他:“烏梅多少錢一斤?”“28元。”我説來一點,隨口問他,為何在半夜賣東西?他回,從工廠下崗後打短工,疫情發生後工作難找,只能賣點東西找找出路,“不幹不行,要養家”。

  他抓了一點烏梅,我讓他別稱了,給了他100元。這回輪到他錯愕,非要多給我一些,我逃開,他在身後大聲説:“謝謝,謝謝!”

  跟妻説起這個人,她慨嘆生活不易。我倒覺得,知不易而努力,更為難得。無論貧窮與富有,生活中總有各種羈絆與問題,沒有誰是真正活得輕鬆加愉快的。即便如那些我們曾認為光鮮亮麗的女明星們,在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中,也會因遇到各種問題和困難焦慮甚至落淚。

  面對問題,如何紓解,真的是一門學問。何勇在《鐘鼓樓》裏唱道:“是誰出的題這麼的難,到處全都是正確答案!”生活就是這樣,問題很多,但也有很多正確答案可解。痛心的是,前幾日看到疫情期間常讀的一個公眾號,一文敍述,一個青年因為疫情失去了工作,心理壓力過大,抑鬱難解,選擇自殺避世,留下年邁父母傷心苟活。

  作為曾經的抑鬱症患者,我理解逝者抑鬱的壓抑,但也遺憾這青年缺乏生活的勇氣。其生於優渥,長於富裕,成年因家道中落而生活較難,心理落差可想而知。想靠努力來為父母創造更好的生活,卻處處碰壁,最後走上不歸之路。但是世上道路千萬條,總有一條走得通吧?我曾見過白領送快遞的,曾見過青春女子送餐的,曾見過以前的大老闆現在幹滴滴的……每個人都在努力的生活,人需要給自己重新開始的勇氣和機會。

  就如我夜晚遇到的賣烏梅的男子,他不難嗎?他也難,但是他沒放棄。他鼓足勇氣走上街頭,在給自己一個機會。有誰敢説,每一個微小的機會,未來不會創造出一個新的巔峯?

城市活動More

  • NEW
  • 2020年計劃新建一條槐花大道,一處槐園廣場,並在有條件的區域栽植、補植刺槐。